受控震源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猫儿面 > 正文内容

比幸福更幸福的,是有人守侯

来源:受控震源网   时间: 2020-10-20

   比更幸福的,是有人守侯。

——引

 

    这句话是在一个里看到的,了当时他所写的是什么内容,只是当看到这一句话时,心似乎被轻轻的触动了一下。于是和他说:“要了这句话,可以做为以后我或者的题目”。他没有拒绝,淡淡的说着:“如果,可以随时拿去”。于是这句话便在脑海中寄存下来,心想着哪天真用得上的时候可以搬来。
  
  晚上躺在床上,随意的翻着书,想起下午六点钟花发来的信息。“可以陪我说说话么?我想你了”。那个时候正在睡觉,的信息声调成蜂鸣,所以没有听见。书在膝盖上摊开的样子,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回?因为似乎很久都没有和他发过信息,还记得昨天晚上上网的时候,他突然用很讽刺的话来说我,连一个信息都懒得去发。于是我解释说因为病了,因为太忙,所以总是忘记,开始道歉。忽然觉得自己很虚伪,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。经过了五分钟之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和他说清楚,万一如果再被误会的话,那么彼此之间的就不够真诚。我发过信息解释了没有回消息的原因,告诉他我正在看书,过一会也该睡觉,而他也不要总是熬的太晚,早点休息才好。本以为和他之间的聊天就此完结,我也可以认真看我的书。只是不到两分钟的,他的信息又发了过来:“你最近好么”?看着他关心的语气,心里想着该怎么回答,因为很久很久都没有和他说过我的事情,包括任何事情。“过的很好,,每天上班,上网,看书,写字,听,很惬意,很舒服,这样的生活是我所喜欢的那种,所以不要为我担心,你照顾好自己就行”。在我把信息看了两遍之后,觉得该回答的,该说的都已经说完,应该没有什么要在表达的,于是就发了出去。
  
  我不清楚我哪里说话会惹他生那么大的气,尽管我一直告诉着他,不说话并不代表不。可是似乎他不理解,一直的追问着,逼迫着,突然之间让我有种讨厌的感觉。我说:如果你在以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的话,那么我不会理你。他说:难道你和我要癫痫病治疗哪个医院好形同陌路。他说话的语气是多么冰凉,从没有听见他以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。“还不至于那样,只是现在不想和你说话,因为如果在继续下去的话,我会生气。如果没事的话,我想的看书”。信息里我做了最后的忍让,只想摆脱此时他无理取闹的纠结。“让你和我说一句就那么难么”?看着他再次回过来的消息,我觉得自己马上快要崩溃。“如果你想让我和你说再见的话,那么就直说,我会成全,但我要讲明的是,这并不是我的本意,因为我说过,会记住每一个朋友,尤其对我好的人”。我按着发送的按键,看着手机屏幕显示出来“消息已发送的字样”。“你去忙吧”。他回了这几个字。“安”。看着他的信息,我最后回了一个字,于是就合了手机。
  
  本来今天还算过的开心,因为中午早早的下班,然后睡觉,晚上看完电视在安静的看书,这样的一天是比较简单也比较舒服。可就因为刚刚和他聊了那么一个小时,心突然之间觉得烦躁,所有的好都被破坏了,有时候我会想,对于花同学,我是不是很残忍,因为从一开始的认识到现在,他一直对我都很好,而自己却总是若即若离的样子。似乎头有些疼,身边的书也看不进去。想起了某,一个孩子,中午的时候还刚和他聊过,但也只是持续了半个小时而已。不知道此时的他正在干嘛?于是又拿起手机兴致勃勃的给他发去信息,问现在的他在做什么?发完之后苦笑了一下,觉得自己比较神经,和你说话的人你不理,没和你说话的人,你千方百计想知道对方的一举一动。过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,那个孩子的短信才姗姗而来。“今天准备通宵,要写一个东西,如果你哪天通宵的话记得叫我,我和你好好聊”。明白了他说话的意思,就是现在的时间在上网,在忙着写东西,没有太多的时间陪我聊天。我不是个让人觉得特讨厌的,于是我很大度的回过去:“好吧,你慢慢写,哪天上网了我喊你,别太累了,晚安”。
  
  和那个孩子道别之后,又翻起手机来看,看见刚才花同学发来的消息,很生气,于是毫不留情的删了所有我不想看见的信息,然后躺在床上安静的想事。花同学是一个男生,比我大三岁的男子,现在的他已经工作,只因为我总是不喜欢叫他的真名,所以根据他的笔名特给他起了一个绰号,有些时候我会叫他花花,觉得特别搞笑。在很久以前他自责的时候,说自己对我不够好,不够关心的那些话,我就很认真严肃的警告他:“别那样说自己,其实你石家庄有没有癫痫医院对我已经很好”。和花同学的认识依旧是缘于,因为大家都是比较喜欢文字的孩子,所以很多时候有着共同的话题。
  
  而今已经是八月,算算和他的认识也有将近半年的时间,这半年的时间里和他的关系总是忽冷忽热。记得刚认识那会,他对我很好,每天打过来提醒我吃饭,然后晚上早点休息等等,而对于他发的每条信息,每个电话,我都会接,也偶尔会回,渐渐的似乎习惯了他对我的好,任性起来,如果不开心的话不会接他所打的每一个电话,或者有些时候干脆关机,而信息也不会在主动回过去,或者半个月一条短信都没有。我曾经在电话里面告诉过她,自己并不是一个他值得付出的女子,如果要来爱的话,那么会很辛苦。只是他一直的坚持着,而对于他对我的那份喜欢,也只能默默的看着。
  
  他必须承认,他是喜欢我的,而我也必须承认,我喜欢很多人。就像昨天晚上他信息里说的那句话:“我没有权利干涉你喜欢谁,或者爱谁,但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”。所以他千方百计的想着让我和他说出决绝的话,然后可以死心塌地的,没有半点。而我却总是拖拖拉拉,即使很明确的告诉过他,现在的自己没有其他的想法,只想安静的生活工作,就这样过着,至于其他的不去想太多。
  
  有些时候我怀疑他的思想,不清楚他的脑袋里在想着什么?如果一个星期都没有聊天的话,他会冷不盯的说一句想我的话,而当我回答他的问题:“有没有想他时”。我总不想欺骗他,的确很多时间我只想着文字,想着小说,而更多的时间用来玩一些很弱智的游戏。这个时候他就会猜到答案,然后冷冷的说:“没有想吧”。我不语,除了说要去忙的话,没有任何理由继续下去。
  
  我曾对他说过,不喜欢他那样沉闷的性格,甚至和他打电话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无话可说。是的,他的性格只能用沉闷这两个字形容,曾经我以为自己很喜欢这种类型人,因为自己总是比较任性,比较自私,如果有这样的朋友那么他一定会包容你所有的缺点,但现在却不是这样。和他打电话的时候会彼此沉默很久,然后因为他总是不舍得挂电话,也只是想听我说话的声音。我在无话可说的情况下,会把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拉出来讲,会把一天所有发生的事情拿出来说,为的只是缓解一下彼此之间那种无话可说的气氛。终于当我筋疲力尽的时候,我只能拿着身边的书,翻着里面的笑话读起来上饶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。觉得口渴的时候,看一眼桌上的闹钟,已经是凌晨的两点多,想想已经说了将近快五个小时的话,而手机的电池也换了两块,打着哈欠说实在累了,想要睡觉,于是挂了电话后迫不及待的关机,进入梦乡。
  
  有个朋友曾经说我特小气,因为我总是爱吃醋。还记得上次花同学告诉我他和一个女生之间的事情,听完之后我居然很平静,还开导着说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继续来往。今年份的时候,花同学说那个女生想要来他的,而且很认真的说着。然后问我如果是我的话,会不会去找他。我很肯定的说:不会。他继续退步,问如果他来我城市带我走的话,我会不会跟他走。我想了一分钟,依旧说不会。他有些的样子,说就知道我是这样的人。我没有理他,让他继续讲和那个女生的,似乎我表现出很有兴趣的样子。那个女生比他小一岁,长的比较漂亮,家里也比较有钱。很喜欢他,或者说爱,一直想要来他的城市找他。而他也曾经答应过她,如果她来的话他会带她去很多地方玩。“这样很好啊,是不是现在她要来,那就来吧,你有时间就带她去玩,如果你也喜欢她的话,那以后或许还可以呢”?我这样认真的和他说着。“可是,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,她的环境太好,而且如果她真的来的话,我每天都要上班,也请不来假,跟本没有时间去玩,所以我没同意”。听完花同学这样说,我本想反驳说:“如果真心相爱的话,是不会顾及家庭背景悬殊等等”,但我终究没说出口。“怎么了,是不是了,放心,我已经拒绝了,而且也和她断绝关系了,她和我说话我都没回”。花同学突然这样对我说,让我一时之间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其实我并没有伤心,而且心里真的觉得如果那个女子花同学的话,那么花如果会接受的话,一切都会有结果的。此后的时间里很少在听到花同学提及那个女子,只是隐隐约约听他说她喊他哥。
  
  和花同学逐渐熟悉后,打电话每次都是他主动打来,记得在某一时期我曾说:“不主动,不拒绝”。意思就是说不主动对谁好,或者做任何事情,但也不拒绝别人对我好,或者对我付出。所以这半年的时间里,应该都是他一个人在付出。以前每次打完电话,第二天他的手机保准停机,我说不喜欢他那样对我好,因为根本没有必要,而且也不喜欢看见因为他给我打电话的缘故而手机被迫停机。虽然不知道他一个月的工资是多钱,但曾经主动问过他一个月花在我身上的电话费应该有几百,而每次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打电话时间最短也会持续一个多小时,天天如此而且都是长途,因为他和我不在一个城市。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拒绝接他的电话。而我却半个月一条信息都不会主动去发。我说自己很残忍,对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怎么如此残忍。但的确我这样做了。
  
  他曾经写过给我,算是送我的礼物,而诗歌里面的某种也只有自己能读懂。该怎么说呢,在两年前他就知道我的笔名,而且当时看过我写的一些东西,只是一直记得有这样的一个名字,却不曾认识,当有一天突然认识了,说起了以前在哪些地方过,然后恍然大悟,原来就是你。好感顿时而生,用一句诗来形容就是:“梦里寻她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。于是顺理成章,彼此都成为似曾相识的老朋友。
  
  我曾经过说:“等有一天我想到关于很多你的事情,然后我也会写一篇的文字送你”。可他坚决说要以的形式,我追问着为什么?只是听他说他曾经看过我给某些人写了很多的情书,然后心生醋意,所以他也要我写情书给他。听完后我大笑了两声,然后拒绝,说他并不是合适写情书的那个人,而当时给一些朋友写的那些所谓的情书都只是我一相情愿罢了,不用当真。他没有说话,开始沉默。其实他不知道我曾写过很多东西给一些男子,但就是一直没有给他写过。而所写的那些也只是放在博客,并不放在,怕如果被他看到的话又会引起一些误会。而我的博客,他也从不知道地址。还记得曾经写过一篇,里面涉及了关于他的一些事情,但也只是断断续续从不深入。而今天的这篇文字我也不准备告诉他,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感觉和要说的话记录下来。

  
  现在的自己仍旧把他当做好朋友一般,依旧会经常告诉他:“不说话并不代表不思念”。而他,我想也会一直徘徊在等待与守侯之间。那么,剩下的时间我该怎么做。而我又是在守侯着谁?

 

【:】

上一篇: 油菜花开

下一篇: 滑冰场也会变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lciqs.com  受控震源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