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控震源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地震图 > 正文内容

见家长的钟先生害羞了。_经典文章

来源:受控震源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插画师|柠檬夏天

  长篇连载《此生终有你》第21次更新

  目录:

  1    和暧昧男一碰面,就闹进警察局。

  2    钟先生,爱了你那么多年。

  3    钟先生,怪你太耀眼。

  4    此生终有你(连载四)

  5    此生终有你(连载五)

  6    冷面钟先生,主动提同居。

  7    钟先生,你变了。

  8    黎小姐差点被壁咚。

  9    钟先生被当众调戏了。

  10  钟先生,吃醋了。

  11  白眼狼闺蜜的报复。

  12  钟先生情不自禁了。

  13  钟先生实力宠女友。

  14  钟先生,她可不是傻白甜。

  15  钟先生,我知道真相了。

  16  假闺蜜暴露了本性。

  17  钟先生苏醒,神秘堂哥现身。

  18  钟先生,别腻歪了。

  19  火眼金睛,识破小姑子的离间计。

  20  钟先生情话撩人。

  接上章

  天亮前,黎晚秋做了一个决定,她打算暂时休学,把父母的事情调查清楚再说。不管怎么样,他们终究是她的身生父母,外婆却不答应她休学。

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那些呢

  “你又不懂这些,没必要休学,我跟陆城会查清楚的,你安心上学,有什么进展我会告诉你的。”外婆说。

  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黎晚秋看着她的眼睛说,神情坚定。

  从小到大,她决定了的事情就没人能改变,外婆也从来不干涉她的决定,但是这次外婆很坚决,让她回墨尔本继续上学,不准她插手这件事。

  黎晚秋知道,外婆是担心她有危险,但是她经过一整夜的深思熟虑,已经下定了决心,也已经跟学校打过电话了。

  “你……”外婆叹了口气:“真是跟你妈一样倔。”

  黎晚秋知道外婆只能妥协了,走过去张开双臂抱了抱她,“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,只怕……”

  外婆当然知道她怕什么,怕的是,一切都是真实的,她父母就是蓄意杀人的凶手,而不是冤枉的。外婆拍了拍她的肩,什么也没说。

  “等过两天我去找目击者吧,你们别去了。”黎晚秋说。

  外婆犹豫了片刻,才点头。

  黎晚秋还没告诉钟夏夜她不走了的消息,安心在家等他来接她去机场,然后再告诉他,看看他的反应。一提到钟夏夜,她就变成了恋爱里的小姑娘,单纯又天真。

  外婆见她抱着手机笑得一脸甜蜜时,也不禁泛起笑意,这辈子她失去了女儿二十多年,外孙女成了她唯一的羁绊,其他的都不重要,只要她平安快乐就好。

  黎晚秋把昨天收拾好的行李又一件件取出来,取到一半,她忽然想起孟小枫来,上次肾源匹配失败之后,他就回墨尔本了,再过一段时间他就毕业了,听蒋致南说,他要回国进景森工作。

  黎晚秋想起昨晚在治疗上看见的照片,孟小枫和蒋见风一点也不像,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,又想到原来她父母有可能杀的人,竟然是孟小枫亲生父母时,她忽然浑身一颤,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孟小枫知道。

  她打了通电话过去,孟小枫的声音很快传来。

  “回来了吗?晚上一起吃饭。”

  “我可能暂时不回去了,我打算休学,有些事要处理。”黎晚秋说:“你怎么样?整理好心情了吗?”

  电话那头的孟小枫顿了顿才唉声叹气地说:“我尽力了,还是没办法。突然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父母不是亲生的时候,你就懂我的心情了。”手术治疗女性癫痫病好的医院

  黎晚秋说,事情已经发生了,谁也预料不到,然后拐弯抹角地提到他要去景森工作的事。

  “蒋见立这么轻易就让你进景森了?”她还是不敢相信,“他不怕你去夺权啊?”

  孟小枫大概没想到她会问这个,好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有什么本事跟他抢?他拿出了我亲生父母去世前签的自愿放弃股份是协议书,无所谓了,我进景森只是想找个好机会,哪个学建筑的不想进景森?”

  孟小枫这番话让黎晚秋很意外,她还以为他这么轻易答应回来配肾源是有所图的,没想到他的要求就这样简单,而且奇怪的是,蒋见风夫妇找人成功代孕,已经生了孩子,怎么会自愿放弃股份?

  黎晚秋越想越觉得诡异,总觉得这一切都太过于巧合了。

  吃过午饭后,钟夏夜打来电话,黎晚秋脑海里那些烂七八糟的思绪一下就飞远了,他说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,想多跟她呆一会儿。

  黎晚秋心里一甜,想知道等下告诉他,她暂时不回墨尔本时,他会是什么表情。

  吃完饭回楼上补了个妆,整理了头发,下来的时候,老教授正好打电话来约外婆傍晚去跳舞。

  她哪有心思去跳舞,只想随便把他打发了,黎晚秋却劝着她答应了。

  现在申诉的事情还没有具体的证据,她们没必要每天苦大仇深地过日子。

  外婆无奈地挂了电话,从柜子里翻出老花镜戴上,站在玄关处去翻日历,还拿笔在某个日期上画了个记号。

  她知道,外婆这是要去无锡探监了,她不声不响地走到她身边,看着那个被红色笔圈起来的日子,那是母亲林晚萤的生日,外婆每年都会在这天去探监。

  “这次,换我去吧。”黎晚秋忽然提议到,不是因为想见他们,只是觉得外婆年纪大了,不便奔波,而且她也想要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。

  外婆愣了愣,摘下老花镜,缓缓说:“他们不想让你看见他们在那里的样子。”

  “谁去看他们,他们也没办法选择,又不可能一辈子躲着我。”黎晚秋说。

  外婆看着她没说话,没答应也没拒绝,转身去了院子里,黎晚秋看了一眼那个日期,已经没几天了。

  黎晚秋去弄堂外接钟夏夜,站在一丛白色夹竹桃前,远远看见他的车驶过来,但看宁夏癫痫医院电话清副驾驶上的人时,她脸上的笑一点点凝住,她没料到钟夏星也会来。

  车在她面前停下来,钟夏夜带了一些小礼物是送给外婆的,她偏头看了一眼刚下车的钟夏星,对方没敢回应她的目光。

  “我一会儿送你们去机场。”她解释自己存在的原因。

  “我们?”黎晚秋看向钟夏夜,一脸不解。

  他伸手揉揉她的头发,眼里满是宠溺,又像是带着重重惊喜的口吻说:“是啊,我决定跟你一起回墨尔本。”

  黎晚秋心里一动,“不是说要留下来调查你身世吗?”

  钟夏夜笑得有些腼腆,附身凑在她耳边,钟夏星扭转脸看向马路的另一边,假装看风景,黎晚秋听见他低声说:“但我更想陪在你身边。”

  他说,那些事可以慢慢调查,但她一个人在墨尔本,他不放心。一句话让黎晚秋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眶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黎晚秋抬眼看他,迟疑地说:“我决定留下来了,而且已经跟学校请假了。”

  钟夏夜一愣,两人对看了足足一分钟,才扑哧一声相识而笑,她问:“这算不算一种默契?”

  他悄悄捏了捏她的手,假装遗憾地说:“那我白收拾行李了,还期待了一个晚上,想看你是什么表情呢?”

  黎晚秋害羞地抿了抿嘴唇,望着眼前的男友,心里像是吹进了暖风,原来男生谈恋爱了都一样啊,笨拙又可爱。

  钟夏星得知他们又不去墨尔本了,眼睛亮了亮又恢复沉寂,黎晚秋从中捕捉到两种情绪,喜悦和哀愁,她完完全全的明白她这两种情绪的出处。

  “那我们去看外婆吧。”黎晚秋说。

  钟夏夜点点头,这时身后的钟夏星说:“你们去吧,我先回家了。”

  黎晚秋没有跟她客气,若说从前还有友情在,现在她们之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她从未想过有一天,她们会成为情敌,如果是其他的东西,她可以退让,但是钟夏夜,她必须要死死地守住。

  外婆早已经准备好了茶点,钟夏夜一派从容的样子,但端起茶杯的手还是出卖了他,微微颤抖都落进黎晚秋眼里,她不禁笑起来,原来也有他钟夏夜紧张的时候啊。

  “小钟,你家住在哪里?家里有什么亲属?父母是做什么的?”外婆一问,黎晚秋就慌了,她没料到如此开明的成都哪个医院治癫痫外婆,居然会第一次见面就像查户口一样。

  “外婆……”黎晚秋尴尬地看了一眼钟夏夜。

  他倒是没觉得什么,都一一如实回答。

  “父亲不在了?”外婆问。

  钟夏夜点点头,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病逝了,他看了一眼黎晚秋,没有提亲生父母那一茬,反正来日方长,以后又机会再说吧,毕竟现在他自己也搞不清楚。

  外婆从他进屋开始就一直盯着他的脸,听他这么说后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  阳光斜斜地照进来,在茶几上方折射出一道光束,可以看见轻舞的尘埃,一派春日午后的倦怠,外婆要回房午睡,起身跟他们道了午安。

  走出两步,她又想起什么似的顿住脚,缓缓转过脸来,“春天就是困乏,你们也去午睡吧,秋囡的房间在楼上。”

  正在喝茶的黎晚秋,险些喷出来,立即看向外婆,她朝她耸耸肩,然后加快步伐回了房间,留下两个年轻人面面相觑。

  明明不说还好,这么一说,他们反而不好意思了。钟夏夜的神情也很不自然,不停地喝茶。

  黎晚秋想,反正他们是正儿八经的情侣,又不是没有一个屋檐下住过。

  于是,她一点点挪到他旁边的位置,抓起了他的手拉他上楼,钟夏夜挣脱,她又拉上去,反复几次之后,她索性挽起他的胳膊,将他拉上了楼。

  一上楼,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就了,空气里都流动着暧昧,黎晚秋拉他在客厅里坐下来,两人聊了会儿天不知不觉就靠在了一起。

  他们已经好久没有靠得这样近了,黎晚秋靠在他胸口,听着他强烈有力的心跳,他温柔地抚摸她的头发,午后的风从窗户的缝隙里吹进来,有几分慵懒的沉醉。

  黎晚秋感觉到他的手从头发移到肩上,再到腰间,他的脸越凑越近,温热的鼻息痒痒地呼在她的耳边。

  她率先抬起下巴,碰上了他的嘴唇,他无意识地缩了缩,又试探地摸索过来,随后,黎晚秋就陷入了一片温软里。

  一切都美好的,一切都将自然而然地发生,然而就在钟夏夜的手搭在她的衣扣上时,黎晚秋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起来。

  未完…

  昨日错过故事的,戳这里:一边度蜜月,一边跟前任约会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lciqs.com  受控震源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